<menu id="iauia"><acronym id="iauia"></acronym></menu>
<rt id="iauia"></rt>

約翰遜是最支持烏克蘭的歐洲領導人,為何最早“倉促下課”

分享到:

約翰遜是最支持烏克蘭的歐洲領導人,為何最早“倉促下課”

2022年08月14日 13:53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英國如何走出“至暗時刻”?

  作者:曲蕃夫

  發于2022.8.15總第1056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鮑里斯·約翰遜辭任保守黨黨魁和英國首相一個月后,繼任者爭奪已經進入最后階段。現任外交大臣伊麗莎白·特拉斯和前財政大臣里希·蘇納克一路闖關,成為兩名“決賽候選人”。

  按照保守黨選舉黨魁的流程,印有這兩位候選人名字的選票將被寄給保守黨的全體16萬注冊黨員,并最遲9月2日將選票寄還。預計9月5日,保守黨將宣布最終的勝出人選,此人也將成為新一任英國首相。

  在很多英國媒體看來,約翰遜7月7日的辭職如同一場發生在英議會暑期休會之前的“突如其來的政壇地震”。究竟是什么原因,引發了這場近百年來罕見的保守黨黨內逼宮風暴,并最終迫使人氣曾一時無兩的約翰遜在極不情愿的情況下被迫辭職?

  約翰遜短短三年的首相生涯中,內政最高光的時刻當屬2019年破紀錄贏得大選,而外交上就要首推在俄烏沖突升級后的活躍表現了。但是,他今年在烏克蘭危機上的“外交成就”,最終還是沒能敵過他因為過往行為失當導致的執政危機。根據民調,英國公眾對于首相在俄烏戰爭期間的表現大都給予了正面的評價,但即使是保守黨支持者,也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表示,無法支持這樣一位行為放蕩不羈的首相繼續代表本黨領導國家。

  保守黨“當家明星”的隕落

  壓垮約翰遜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保守黨副黨鞭克里斯托弗·平徹的丑聞。這種接連曝出的離譜惡劣的性騷擾行為,發生在分管議會黨團內紀律的平徹身上,極大沖擊了保守黨的聲譽,更讓議會里的保守黨議員人人自危。而最要命的是,其實在平徹今年2月被提拔為副黨鞭之前,這些指控已經被放在約翰遜的案頭。這意味著約翰遜是在明確知情的情況下,還選擇提拔平徹。這一下,議會保守黨黨團和整個約翰遜內閣如雪崩一般破防。7月5日晚,財政大臣蘇納克和衛生大臣賈維德宣布辭職,并很快引發內閣的“跳船潮”。一天之內,首相府收到了超過50封保守黨議員對政府職務的辭呈,其中包括6名內閣大臣。

  在7月6日中午的議會首相答問環節,約翰遜拒絕辭職,隨后還試圖通過改組內閣挽回危局。但最終,在7月7日中午,奮力搏斗了不到48小時的約翰遜認輸,宣布自己將辭任黨魁和首相。

  自從約翰遜就任首相以來,內閣出現了一系列政治爭議。尤其在疫情封控期間,約翰遜被爆出多達16次在唐寧街10號首相府內舉辦飲酒派對,帶頭違反自己制定的疫情限聚禁令,引發了轟動全國的“派對門”事件,并成為英國史上首位因為違法接到警方罰單的在任首相。

  英國民眾原本就對持續一年多、又數次反復的疫情封控政策頗有怨言,這次“派對門”風波更是徹底摧垮了民眾對于約翰遜政府的信任。在5月初的地方選舉和6月底的兩場國會議員補選中,保守黨接連慘敗。此時,約翰遜再也不是2019年那個領導保守黨取得歷史性大勝又成功完成脫歐的政壇明星,他的個人形象已經成為保守黨當下最大的負資產。所以,約翰遜的下臺命運其實早已經注定,平徹的丑聞如同一根導火索,最終引爆了議會保守黨團內部危機的炸彈。

  如果沒有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約翰遜的政治生涯基本上可以說是生逢其時、順風順水,在很多關鍵時點上甚至是開掛一般的幸運。他一度獲得了包括撒切爾夫人在內的保守黨多位大佬的賞識,并最終在2001年當選為議員,正式步入英國政壇。

  2008年,約翰遜迎來了其政治生涯的第一個高光時刻,擊敗了試圖連任的工黨老市長利文斯通,成為倫敦市長。在倫敦奧運會的籌備和舉辦期間,約翰遜在兩屆市長任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度,隨后又在脫歐公投中成為脫歐派的明星和領軍人物。在接下來特蕾莎·梅執政、英國政壇無比混亂的三年里,他先是隱忍,隨后入閣擔任外交大臣,并在最合適的時刻跳船辭職,最終挑戰首相大位成功。

  約翰遜在政壇上的成功,和他的性格不無關系。首先,他很善于把握民意的變動,并在關鍵時點上作出最合適的判斷,第一時間站隊并成為民意優勢一方的領軍人物。這在選舉政治里,無疑是最強大的能力,這一點就連他黨內外的對手也不得不佩服。約翰遜不是英國傳統政客精英但不接地氣的形象,講話幽默,各種語言梗和流行金句張口就來,常常不顧形象賣怪耍寶,這就讓他能突破保守黨的傳統支持者的圈層,在英國中下層民眾中也人氣頗高。

  而約翰遜的政治手腕也值得稱道。他很擅長區分敵我,在黨內有相當的人脈,能團結一批死忠支持者,在關鍵時刻也對政治對手毫不留情面,對反叛者出手更是狠辣。在2019年,他藉著脫歐進程遇阻、重新大選的機會,對保守黨高層進行了一次深度換血,相當一批重量級的留歐派大佬紛紛出局,無緣代表保守黨參選。所以,對于現在的議會保守黨黨團來說,即使約翰遜辭職離開,他的勢力依然還在,至少在未來幾年,他依然會在黨內發揮巨大的影響力。

  但是,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約翰遜的這種放蕩不羈,甚至有些乖張的性格,讓他有一批死忠支持者的同時,也有數量相當的一部分英國人對他十分厭惡。這種“榴蓮體質”,在總體仍然保守和傳統的英國政客中是很罕見的。尤其在面對疫情帶來的封鎖時,那些更“自律”、更“遵守規則”的人受影響更大,他們自然會對首相帶頭放縱、參加聚會派對而感到出離憤怒。短短兩年多的時間里,約翰遜從保守黨的當家明星,變身為“票房毒藥”。

  “至暗時刻”的到來

  性格不羈、熱衷派對,又在用人問題上嚴重失察,這些都可以算是約翰遜的個人責任。但約翰遜倉促下課的背后,還有一個無法回避的深層次原因,就是如今正深陷滯漲邊緣的英國經濟。這就不是約翰遜一個人、甚至也不是英國一國所能擔下的責任。

  公允地說,英國是歐美各主要經濟體中,較早從新冠疫情中恢復元氣的國家。2020年,英國經濟萎縮了超過9%,刷新了歷史跌幅紀錄,但其實在2020年第四季度,英國經濟就已經取得了環比增長。剔除物價和匯率因素之后,英國去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已經基本抹平了疫情帶來的衰退,甩開法國穩居世界第五。

  但是,經濟過熱帶來的問題去年就有所顯現。首先是政府債務問題。疫情初起之時,英國政府為了防止封城后出現大規模失業潮,主動為全國幾乎所有合同制雇員和自由職業者有上限地發放其原工資的八成,而勞動者不需要去上班,雇主也不需要強制承擔剩下兩成的薪水。這種極其慷慨的福利政策執行了差不多一年才慢慢被削減下來。

  英國和美國不同,無法依賴美元的強勢國際結算貨幣地位,通過一輪又一輪的量化寬松來稀釋本幣的負債,而一向標榜“少借債、少花費、小政府”的保守黨內閣,在一年多的疫情沖擊之后,也背上了沉重的政府債務包袱。借的錢總要還,于是英國政府去年就放出風來,國民保險金稅率會在2022財年起增加1.25%,這就從根本上違反了保守黨在歷次競選中“不加稅”的承諾。

  其次,新冠疫情伊始,英格蘭銀行為了抵抗沖擊,一口氣將基準利率降到了0.1%,已經近乎是零利率。同時,英國政府也配合推出了房產印花稅的減免政策。可想而知,如此優惠的利率和稅收政策不可避免地帶來了資產市場的過熱。過去兩年中,英國房地產市場“一枝獨秀”,房價以每年近10%的速度飛漲。但是,隨著去年下半年美聯儲加息的腳步加快,英國和大多數西方國家央行一樣,在2022年也都跟隨進入了飛快的加息周期。目前基準利率已經調至1.75%,且年底前有可能觸及3%,這讓普通家庭的房貸壓力短時間內暴增,地產泡沫化的危機已經可以看到端倪。

  而今年春天突然升級的俄烏沖突,給西方主要經濟體帶來的沖擊更是自1970年代石油危機之后所罕見的。由于歐佩克組織拒絕大幅增產,在強烈的恐慌情緒下,國際市場油氣價格屢創新高,疊加著不穩定的全球供應鏈,西方國家整體的工業生產和日常生活秩序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目前英國的整體通脹率已經逼近10%,汽柴油和食品價格漲幅超過20%,家庭能源支出更是已經翻了幾倍。

  很顯然,疫情后脆弱的經濟根本不可能支撐工資以同樣的幅度增長。稅收、房貸、物價疊加上漲,對于英國普通工薪家庭而言,當下的經濟形勢確是本世紀以來的“至暗時刻”。這一切都在不斷提醒著英國人,上世紀70年代席卷整個西方世界的滯漲隨時可能再次到來,或者已經不可避免的正在發生。而當危機來臨時,普通人不可避免想要尋求改變,英國保守黨政府和約翰遜本人,不巧就站在了這個時間點上,成為了需要為這一切負責的代價。

  難以扭轉的大局走向

  在辭職演說中,約翰遜回憶了自己三年首相任內主要做的幾件大事。首先是帶領保守黨以三十多年來最大的優勢贏得2019年底的大選,并順利完成了脫歐;其次是他帶領英國在付出巨大代價之后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率先走出了新冠疫情的封鎖和限制,盡管他本人在病毒第一波大流行期間一度感染并被送進重癥監護室(ICU);第三,也是他認為最重要也是在最開始就強調的:“領導西方,對抗普京,支持烏克蘭人民為自由而戰”。

  如今,約翰遜雖然即將離任首相,但他仍然是國會議員,而由他親手挑選扶持出來的黨內勢力仍在,而且這批議員大都相對年輕,在英國政壇上有更長遠的影響力。盡管約翰遜遭遇逼宮下臺,但是即便是很多辭職的內閣成員,也只是因為眼看民調跳水,內閣大廈將傾,不得已選擇跳船自保。這和特蕾莎·梅在2019年遭遇的基于脫歐的根本路線之爭所引發的大規模反叛不可同日而語。可以預期,至少到本屆議會2024年如期改選之前,約翰遜在黨內仍然是個繞不開的話題,他的“政治遺產”也會深刻影響其繼任者未來兩年內的執政方針。

  目前進入保守黨全體黨員投票的兩位候選人蘇納克和特拉斯,都是約翰遜內閣中的重臣,他們和本屆政府以及約翰遜本人都有切割不開的緊密關聯。而且,英國目前面臨的經濟困境,是歐洲乃至絕大多數西方國家都在面臨的共性問題。面對著疫情、戰爭、逆全球化潮流等等變局,以英國目前在國際舞臺上的經濟體量和影響力,不論是誰上臺,其政府已經很難用一己之力改變大局走向,而只能是在狂風巨浪中順著風勢水勢把握住船舵,能力保大船不翻已屬幸運。

  (作者系政治評論人,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英國保守黨華人之友成員)

  《中國新聞周刊》2022年第30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房家梁】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201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舉報郵箱:jubao@chinanews.com.cn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广西玉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