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auia"><acronym id="iauia"></acronym></menu>
<rt id="iauia"></rt>

走出大涼山的大學新生:我們不完全是“小鎮做題家”

分享到:

走出大涼山的大學新生:我們不完全是“小鎮做題家”

2022年08月12日 15:27 來源:華西都市報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見習記者羅石芊

  涼山州寧南縣

  報道

  受訪者供圖

  6月23日晚,當648這個數字出現在屏幕上時,涼山州寧南縣寧南中學高三畢業生張晨玥心中的大石頭總算落了地。遠在100多公里外的金陽縣,她的同學楊發宏也查到了高考成績:598分。

  寧南,是一座坐落在大涼山東南部、與云南省巧家縣隔水相望的小縣城。

  在這個連接川滇的小城里,于外界,大國重器白鶴灘水電站吸引著世人的目光;于涼山,因為高考升學率連續9年名列前茅,各地的莘莘學子和它雙向奔赴,大涼山的家長和孩子們,期待在這里跋涉出一條“通過知識改變命運”的通路。

  今年,這座常住人口不到20萬的小城本科硬上線率超過70%。8月9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來到寧南縣,走進這座小縣城的高考故事。

張晨玥
張晨玥

  來寧南,他們共同的選擇

  “送出去讀書還是留下來讀書?”這或許是不少縣城家長長期反復斟酌的選擇題。而在寧南縣,絕大多數當地家長并不會為此感到糾結,在他們心里,寧南的學校就像“托管所”,把孩子送進去就很放心了。

  或許沒有比當地教師更了解當地教育的人,作為寧南縣當地的教師,張晨玥的父母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其他城市去上學,張晨玥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想法。

  “我身邊少有同學到外地去讀書,因為我們都聽說寧南中學升學率很高,老師也很優秀。”張晨玥說,中考報志愿的時候,她只填了寧南中學。

  馬怡婕也選擇了留在本地。由于中考失利,她并沒有考上寧南中學,而是選擇在寧南縣職業技術學校追尋大學夢。

  楊發宏則是選擇“遷徙”到寧南的典型。家在金陽縣的他從小成績就很好,父母為了培育這棵好苗子,便“狠心”將他送到寧南縣。楊發宏當時并未意識到這個選擇可能會改變他的一生,但他似乎也能理解,來到寧南他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

  初來寧南,楊發宏便感到不適,同樣都是才升入初中的同學,當地同學的學習基礎要比楊發宏扎實很多,“別人在復習的時候,我才學第一遍”,為了盡快趕上同學們的進度,楊發宏抓緊課余時間找老師和同學給自己“加課”。看到成績一天天提高,楊發宏覺得“來得很值”。

楊發宏
楊發宏

  調整心態,為圓大學夢

  進入高中,生活總是充滿問題和挑戰,無論是張晨玥、楊發宏還是馬怡婕,在緊張的學習生活下,學業、生活的困難總是會圍繞著他們。

  對張晨玥而言,物理是她難以翻過的“大山”。結合幾次考試來看,從70多分到100多分,她的物理成績就像坐過山車一樣起起伏伏。而在今年4月的一次模擬考中,張晨玥的物理再一次考砸了,“心態有點崩。”下降的成績、臨近的高考,讓這個一向淡定穩重的小姑娘開始有點慌了。

  似乎是看到了張晨玥的擔憂,理綜三科的老師把她叫到辦公室,開啟了“一對一”的解決模式。在老師的指引下,張晨玥逐漸調整好心態,從錯題開始逐題分析、解決,很快,她的成績有了不小的提升。

  對自嘲“記憶力不好”的楊發宏來說,把公式、方法記混、用錯是他最大的瓶頸,怎么辦?在老師的點撥下,楊發宏將一條條公式梳理清晰,并結合不同的題型進行操練,在不斷的刷題過程中,楊發宏開始能熟練運用各個知識點,成績也有了明顯的進步。

  除了老師的指引和自己的努力,父母的支持在孩子們克服困難的道路上也顯得格外重要。自張晨玥進入高中階段開始,她的父母便再沒有了“雙休”;即使家庭條件艱苦,但楊發宏的父母從來都是竭盡所能支持他的學習;而馬怡婕的母親,更是力排眾議,將孩子送進了大學。

  第一次高考失利后,馬怡婕的分數只夠上一個專科學校,但看到家里的哥哥姐姐都考上了重點本科,馬怡婕心里也有一個大學夢。

  在與父母促膝長談后,父親留下的一句“再考不上你就去打工吧”,差點讓馬怡婕失去了信心,而母親卻堅定地站在了女兒這邊,“只要你想讀,我一定竭盡全力。”帶著母親的期望和關心,馬怡婕在今年高考中以536分的成績考上了四川旅游學院,實現了大學夢。

馬怡婕
馬怡婕

  我們不完全是“小鎮做題家”

  或許你很難想象,一座常住人口不到20萬的小縣城,高考升學率已經連續9年在涼山州位列前茅,今年本科硬上線率超過七成。嚴格的教學制度、勤奮的教師和學生,通過高考,寧南走出了一批又一批大學生。但即使這樣,張晨玥和楊發宏還是斬釘截鐵地告訴記者:“我們不完全是‘小鎮做題家’。”

  “從字面意思來講,我確實是通過做題走出了大山。”但在緊張的學習生活中,張晨玥也有著自己廣泛的興趣愛好,游泳、長跑、鋼琴……張晨玥一個也沒有落下,她還計劃上了大學后通過鋼琴8級考試。楊發宏也在學習中不斷找尋著自己的特長,他清楚地記得,高二的運動會上,他把鉛球投到了7米開外,力克眾多選手獲得全校第二名,不僅如此,洗衣、做飯、干農活,楊發宏也是家里日常生活的小能手。

  在寧南中學的展示墻上,有一張以激情五部曲為主題的海報,里面記錄了寧南中學學生的各種課外生活。“回家孝敬爸媽主題活動、師生文化節、文藝匯演、30華里遠足……”據寧南縣教育體育和科學技術局局長、寧南中學校長王超介紹,平均每個月寧南中學就會開展一項大型課外活動,每天孩子們都會準時收看《新聞聯播》了解時事,目的就是不讓孩子們成為只會做題的“讀書機器”。

  王超還記得在一次活動時,學校獎勵了上一本線的學生一根豬蹄、上本科線的孩子一塊豬肉,沒有上本科線的孩子也有兩盒爆米花。而在之后的回訪中,王超了解到,沒有一個學生把肉送給別人或者自己偷偷吃掉,而是都帶回家交給了父母。對此,他感到非常欣慰,“這說明每個孩子不僅知識教育跟上了,心理教育也跟上了。”

  縣城新風尚:教師最香,家長拼娃

  不斷提高的升學率,不斷增加的考生,寧南中學以較為優異的成績向社會交出了一張漂亮的答卷。優質的教育,給這座小城帶來了什么?

  在寧南中學高2022屆年級部長楊艷平看來,教育給寧南縣帶來了一種新的“競爭”:家長們開始互相“攀比”起了孩子們的學習。“這是一個好的現象”,在寧南中學工作的8年間,楊艷平看到了從學生到家長乃至整個縣城對教育的重視。越來越多的孩子不會因為貧窮而遠離學校,越來越多的家長開始主動關心孩子的教育。

  而針對當前大多數縣中出現的師資流失問題,王超顯得并不擔心。全民的重視、待遇的提高、社會的尊重,讓寧南縣的教師成了一個香餑餑職業,不少寧南縣走出去的大學生也愿意回到家鄉從事教育行業。今年,寧南縣招聘了130名新教師,本地的大學生占了一半以上。

  此外,不斷提高的教育質量也為當地老百姓降低了一部分送子女求學的成本。學生在本地就讀,避免了家長工作中的“潮汐現象”。而教育吸附力的增強,也吸引了更多外來學生和家庭,促進了寧南縣的經濟發展。

  8月入秋,清風掠過金沙江吹進縣城,金沙大橋下的向日葵向陽生長。教育,改變了涼山孩子的命運,使他們能夠走出大山,和大城市里的孩子一起,接受高等教育,活出精彩的人生。

  9月,張晨玥將去廈門大學開啟美好的大學生活,她說已經有了想要保研的想法,自己也會努力;楊發宏會去長江邊的西南醫科大學開啟5年的臨床醫學專業學習,在他看來,作為一個從大山走出去的孩子,成為醫生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未來有機會,他還想讀博士;而馬怡婕會去省城的四川旅游學院學習烹飪,她期待能夠掌握更多的烹飪技能。

  “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孩子通過教育走出涼山,走向世界!”王超對此充滿了信心。

【編輯:劉歡】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201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舉報郵箱:jubao@chinanews.com.cn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广西玉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